现在南澳岛美成一幅画,过去这里却是强盗窝?

admin 2020-07-18 阅读:60

  人间之事,大多奇葩。广东潮汕区域,恩佐2也有这样一个奇葩存在,那就是南澳岛。

  她的景色,她的美,去过的人大约都会不惜赞许之词,但她美丽的背面,也浸透泪水。你知道吗,在曩昔,这个人间度假胜地竟然是匪徒和倭寇的老巢?

  hi,客官,欢迎做客漫悠旅行A,重视我,与你分享更多诗和远方

  一、美如画的南澳岛,广东仅有海岛县,曩昔竟是匪徒窝?

  南澳是岛,也是县,她是广东省仅有的海岛县。明朝时期,这片海域归于广东和福建两省共管。虽然两省共同办理,但实际上,这片海域归于官方管控的真空地带。由于这儿是东南滨海互易商货互市的必经之路,加上没有官方管制,所以他们来了,流民和匪徒纷繁来这儿占山为王,倭寇也时不时来犯,滨海居民苦不堪言……

  在这些海盗中,吴平肯定是个闪烁存在。南澳岛的金银岛,听说就是吴平藏金银财宝的当地。吴平是福建诏安人,此人有勇有谋。他从诏安流窜到南澳,还成为了这儿的海盗喽罗。据记载,抗倭名将戚继光“犹惮(吴)平,平所设奇,皆与适当,号为劲敌”。

  嘉靖四十四年,潮州总兵俞大猷率水师三万人攻击吴平。怎奈吴平占有着山海优势,战斗持续三月,迟迟不分胜负。紧接着浙江总兵戚继光带领五千人前来援助,他留下二千人垫后,其余三千精兵披荆斩棘,直接杀入贼寇大后方……在戚继光和俞大猷的海陆夹攻之下,吴平之辈溃不成军,在之后的一年里,其剩余力量也先后被消除。

  二、为了驱除倭寇海盗,闽粤南澳镇应运而生

  南澳岛位于粤东闽南,以及台湾接壤海面,素有“潮汕屏障、闽粤咽喉”之称。“争之则我据其胜,弃之则寇得所凭”。历经吴平之战,南澳的军事重要性越加凸显,不少有识之士开始行动起来。明万历三年阴历六月,福建巡抚刘尧诲和两广总督殷正茂上书朝廷,“请设南澳总兵”。

  同年阴历九月得以批复,诏设“闽粤南澳镇”,置副总兵,领水兵3000人专守南澳……清康熙二十四年,南澳镇升设总兵,军事力量得以大大加强。至此,南澳这块海域总算不再是蛮荒之地,也不是没人疼无人管的小不幸,而是穿上了盔甲的固若金汤。

  官兵们在这儿兴建了不少军事设施,如长山尾炮台、东、西炮台、总镇府、雄镇关,猎屿铳城等等。这其中,猎屿铳城就是为了对付红夷。明朝中后期,西方殖民者尤其是荷兰戎行(红夷)时不时侵略我国东南滨海,南澳首当其冲。有一次,红夷再次汹涌来袭,大大小小二十余艘船直接进入了深澳湾。我方守军早已恨透了这帮人,个个英勇出海迎战,加上猎屿铳城的炮轰,红夷战败一败涂地。

  虽然在后来,南澳岛仍然也有倭寇、红夷、海盗来犯,但有总镇府坐镇,这些小虾米也就兴不起什么风浪来。足以见得,闽粤南澳镇已成了明清时期东南海防的军事重镇。

  三、走进闽粤海防军事指挥中心总镇府

  闽粤南澳总镇府,它于明万历四年开始修建,创建人是第二任副总兵晏继芳。在这基础上,历年都有修缮扩建,从沙盘上来看,完好的总镇府仍是十分之气派,可惜没有完好保存下来。

  总镇府藏身在南澳岛深澳镇,这儿青山林立,是个好屏障。进入村子时,路很窄又在修,加之听闻一个路人说这儿暂时闭门谢客,无法之下只好悻悻而走,走到村口时,内心有个声响不停在我耳边念叨,就这样抛弃么?

  迎着酷日,我再次走向了村子深处……公然,听从内心没有错,总镇府不光没有闭门谢客,还敞开大门……冥冥中,和总镇府仍是有缘分。

 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宅院,宅院正前方是闽粤碑。

  左手边依次是碑廊、锈迹斑斑的大炮。

  右手边是闽粤南澳镇闻名总兵雕塑,以及郑成功像。

  山门两边别离有一棵巨大无比的榕树。右边这棵树叫做“招兵树”,听说郑成功曾在这棵树下面进行演说,招兵去克复台湾。

  跨过山门,进入一个高雅的宅院。正前方是被茵茵绿草环绕的帅堂。

  左面是海防文化厅,右边是南澳总兵史料陈列馆,这两个陈列馆里有不少宝贵的图像、影像、手稿资料。在这儿走上一圈,对于总镇府,南澳岛,以及东南滨海的海防史也都有了大致的了解。

  穿过绿道,步入帅堂,迎面而来的是墙上的一只猛虎,它身姿矫健,张着血口大盆,似要破墙而出,那气势让人毛骨悚然,猛虎上面有一横联,“东南砥柱”四个烫金大字……

  在平和年代看到这四个字或许没有特别深刻的感觉,时间倒回去那个波诡云谲的年代,抵柱正是定海神针般的存在。

  四、结束语

  沿着海边大道和林间小道兜几圈,整个南澳岛的美丽风景尽收眼底:只见青山弯曲逶迤,大海浩瀚无垠,山连着海,海环着山,像极了宫崎骏动漫里的画面。

  谁能想到,如此美的当地,在恩佐2曩昔竟然是匪徒倭寇老巢呢?但是,那段凶恶黑暗的历史毕竟曩昔了,如今的南澳岛,但是张开双臂迎候四方宾朋的抢手旅游地……



评论(0)